《诛仙Ⅰ》过后,新丽为什么需要重新定义自己?

  • 时间:
  • 浏览:35

  

  新丽还来不及庆功。

  文/庞宏波 杨小没

  3.28亿。

  这个成绩,放在《诛仙Ⅰ》还未上映前,可能任谁也想象不到。

  不过对于此时的新丽传媒来说,《诛仙Ⅰ》票房所带来的欣喜可能无法掩盖忧愁的情绪。毕竟2019年的新丽还面临着7亿的业绩对赌,在上半年过后,这个数字只缩小了短短的9550万。新丽想通过一部《诛仙Ⅰ》就完成这个任务毫无可能,因此沉重的业绩压力就成为新丽后半年的主题。

  截至目前,《诛仙1》尽管口碑两极,但多少在票房成绩上保持了相对坚挺。相比之下,《一吻定情》、《素人特工》等新丽主投的作品表现则较为惨淡。

  在开心麻花正红的那三年,新丽传媒同样“开心”。左手陈凯歌右手开心麻花,足以让其讲出一个漂亮的资本故事。但陈凯歌如今产量减退,《妖猫传》后尽管也有传闻开拍新片,但至今仍未上映。(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除外)开心麻花在《李茶的姑妈》后口碑陷入两难,如今在项目开发上的步伐渐缓。

  如今,新丽传媒也被纳入阅文旗下。如今,如何重新定义自己,成为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1

  岌岌可危的业绩

  7亿。

  

  2018年阅文集团以155亿的价格收购了新丽传媒100%股权,而在这笔重大的收购事项中,新丽传媒也做出了“2018-2020年连续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7亿和9亿”的业绩承诺。7亿,就是新丽传媒在2019年需要完成的数字。

  不过根据阅文集团财报显示,新丽传媒在2018年实际完成了3.24亿元。因为与5亿的目标还差1.76亿元,阅文集团也对新丽传媒做出了相应的估值调整,调减了约8.5亿元的支付对价。在2018年的基调下,新丽在2019年面临的业绩对赌也显得格外重要。

  从目前来看,新丽的情况却不容乐观。受吴秀波事件影响,《欲望之城》和《情圣2》至今没有播出。上半年新丽面世的作品只有两部电影《一吻定情》、《素人特工》以及电视剧《芝麻胡同》。

  但因为整体声量所限,上半年新丽实现的净利润仅为9550万元,只达到业绩目标的13.6%,这无疑加剧了新丽下半年的业绩任务。

  目前新丽传媒还有四部重要电视剧《狼殿下》、《庆余年》、《天龙八部》和《鹿鼎记》计划播出,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也透露2019年阅文集团会制作5部电影、7部电视剧,下半年拿到许可证的会有《惊蛰》《精英律师》《鹿鼎记》等。

  虽然“储备粮”多,但新丽传媒还面临着其他的困难。新丽计划播出的大部分作品都为古装剧,但此当前政府对古装剧和改编剧的审批更加严格,这也为这些作品能否在下半年顺利播出,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

  电视剧不稳定因素太高,因此当下正占风头的《诛仙Ⅰ》看上去就成了新丽目前的“救命稻草”。目前该片的票房成绩达到3.28亿,成为中秋档的票房冠军。在网传成本只有5000万左右的情况下,《诛仙Ⅰ》无疑成为新丽今年迈出的最成功的一步。

  

  但需要看到的是,虽然票房成绩喜人,但《诛仙Ⅰ》在口碑上并未受到广泛的认可。在“服化道不忍直视”、“特效充满塑料感”等争议下,《诛仙Ⅰ》的单日票房迅速衰减,除了中秋三天的票房比较亮眼,之后一直都处于千万出头的水平。可见,该片之后的票房增长空间也十分有限。

  市场反馈不佳,使得《诛仙Ⅰ》更像是依靠流量效应赚的一笔“快钱”。新丽想要凭借《诛仙Ⅰ》完成业绩对赌不太可能,相反《诛仙Ⅰ》及《一吻定情》、《素人特工》出现的口碑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为“新丽出品”的质量画上问号。

  2

  “根基不稳”的电影

  “新丽出品?”。

  

  2017年《妖猫传》作为新丽贺岁档重磅之作上映之时,新丽电影CEO李宁就曾在公开采访中透露,新丽传媒也将加重电影业务的布局,“未来希望做到双足平衡,电影和电视剧并重”。彼时的新丽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是源于手握两大电影“王牌”。

  一方面新丽传媒一直与开心麻花有着密切的合作。开心麻花作为一个话剧出身公司,想要进军电影领域需要强有力的合作伙伴。2015年一部《夏洛特烦恼》让电影市场认识开心麻花,也使得新丽传媒开始真正拥有电影“爆款”。之后新丽传媒也凭借与开心麻花的合作,找到了一个进入电影市场的“切入点”。

  另一方面就是新丽传媒与名导陈凯歌的“捆绑”。据公开资料显示,新丽传媒曾与陈凯歌签订《导演合作协议》,约定陈凯歌在协议有效期内就电影业务与新丽传媒在大中华地区进行独家合作,在新丽传媒出品的7部电影中担任导演。截至目前,六年的时间里,双方合作过的电影项目仅有《搜索》、《道士下山》、《妖猫传》3部,未来还将有4部电影的合作。

  然而目前新丽手中的这两个“王牌”都变得更加不稳定。

  一边是开心麻花的口碑优势过度消耗。其实国产喜剧大多数是“三年一更替”。《李茶的姑妈》爆发的口碑差评,某种程度上为开心麻花未来的项目开发增加了极高的难度。

  事实上,与开心麻花合作密切但属于导演独立厂牌出品的《西红市首富》中,新丽传媒出品方的重要性已经排到了最后。这与《夏洛特烦恼》时新丽传媒作为主要出品方之一并拥有《夏洛特烦恼》海外及网络版权的情况已经有了较大的区别。

  

  另一边是陈凯歌作为资历较深的老导演,想要重回头部核心的困难重重。此前与新丽签约后拍摄的三部作品在票房成绩上并不难算绝对的“爆款”,在新人当道、新类型崛起的当下,陈凯歌想要重回“中心舞台”的压力并不小。

  那么对于新丽传媒来说,如果缺少了开心麻花和陈凯歌这样的“左膀右臂”,那么新丽传媒在电影领域的“造血能力”又是什么?

  3

  “嫁入”阅文的焦虑

  “迷茫”。

  

  业绩任务繁重、电影压力凸显,新丽传媒面对的这些问题确实受到了近两年市场变化带来的影响。

  近几年,因《我的前半生》、《虎妈猫爸》、《如懿传》、《斗破苍穹》等热门影视作品,新丽传媒被业内外所熟知。自2009年开始,新丽传媒也开始参与电影投资,随着开心麻花、陈凯歌合作关系的行程,新丽在电影领域也有了一定的声量。

  这种电影电视剧双开花的“盛世”让新丽得到迅速的发展,在讲好一个资本故事的同时也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带来了“资本泡沫”。2012年开始,新丽开始尝试申请上市,但公司IPO之路却异常艰难,新丽曾于2012年、2014年和2017年三次发起IPO,均主动终止。最终,新丽以155亿的收购价投入阅文集团的怀抱。

  虽然155亿的身价对于新丽传媒来说并不亏,但这不意味着新丽传媒就能高枕无忧。繁重的业绩任务以及2018年未完成的业绩对赌,都需要新丽快速地产出更多爆款内容,为自己加码。

  但阅文集团本质上是一个数字阅读平台和文学IP培育平台,最初收购新丽传媒的目的或许是为了通过新丽传媒这样一家影剧双驱动内容制作公司,来帮助阅文完善IP业务结构,进一步深入IP价值链。

  可以看到,2019年新丽传媒的主要作品都来自IP改编,这虽然与阅文的初衷相契合,但由于市场对古装剧的政策变化,这些头部作品本身就有一定的风险。再加上近年来行业对“IP开发是否是目前整个市场的一条好出路”也有了更多的质疑,这也让新丽的这条新路变得更加难走。

  

  但对于新丽传媒来说,与阅文集团同属于腾讯大的体系内。在整个腾讯的文娱生态下,并不只是新丽传媒一家“影视公司”。无论是腾讯影业还是企鹅影视,都是腾讯系更为扎实的“业态标兵”。

  对于新丽传媒来说,一方面需要通过“独立”来证明自身业务的突出,一方面似乎又需要通过“联合”来衔接大体系对于自身业务的需求。本质上,新丽传媒在阅文集团甚至整个腾讯文娱生态体系里,都需要一次重新定义的机会。

  抛开传统的内容本身,新丽传媒身上其实也有一个“共性”。未来,被大资本收购的内容公司不会是少数。而如何对内对外的“抗压”,成为了这些公司最需要思考的一个命题。